您當前的位置是: 中國泵業網 >> 焦點人物 >> 人物原創 >> 張全明:盡心盡責的守泵人
張全明:盡心盡責的守泵人
發布時間:2014/3/19 14:29:09    來源:【字號:大 中 小】次瀏覽

    中國泵業網  我是守泵的,不是捕魚的。守泵掙的錢再少,那是我的工作,必需得干好。

    守泵站這活兒固然簡樸,但這是個良心活兒,關系著大伙兒的安危和生計,不干好行嗎?!

    有這樣一個崗位,地處罕有人煙的荒郊野外,全年365天不能脫崗,肩負著年齡農田澆灌和汛期排蓄水的職責。工作在這個崗位上的人被稱為“守泵人”。干這份工作,不僅要面臨酷暑寒冷里的艱辛工作,更要專心中那份堅定的操守擊敗闊別喧囂的寂寞和清苦。來自河北保定白洋淀的張全明夫妻已經在這樣的崗位上默默奉獻了15年,用自己的汗水換來了一方庶民的安居樂業。

    外村夫成為“守泵人”

    張全明工作的韓盛莊泵站位于北辰、武清、寧河三區縣接壤處的北辰西堤頭鎮華北河邊。由九園公路華北河橋處向南拐,就上了通往韓盛莊泵站的必由之路—長約3公里、寬不足4米的土路。汽車行駛在坑坑洼洼的路上,速度比步行快不了多少。經由20多分鐘的顛簸,終于駛進韓盛莊泵站的院子。


 

    今年49歲的張全明瘦瘦高高的個頭,多年的風吹日曬留下了烏黑的面龐,笑起來眼睛瞇在一起,額頭上當即泛起幾條深深的皺紋。隨著張全明走進他的辦公室,一張床首先映入眼簾。“這里不光是泵站的辦公室,仍是我們兩口子的家。”操著一口濃重河北省口音的張全明先容著。屋子本就小,一床就占去了多半,張全明的妻子趙三平正盤腿坐在床上,舞動著絲線織漁網呢。“俺倆一月掙一千多塊錢呢,眼下夠吃夠喝過得去,兒子也成家立業了,不用再給家里寄錢了。可俺有孫女了,他們三口來這里過年,俺倆總得給孫女攢點兒壓歲錢是不?”祖孫情深,兩口子織好網,留下一人值守泵站,另一個要去泵站后邊的河里捕魚了。來年春節,來這寂寥荒野里陪爺爺奶奶過年的小女娃,定會收到一個裝滿愛意的大紅包。

    張全明夫妻倆15年前從老家保定安新縣來到北辰西堤頭鎮。“之前在老家打魚,后來白洋淀不讓打魚了,又干過小餐館、地毯加工廠。”假如沒有后來的變故,或許勤勞的張全明會在自己的家鄉過著一種完全不同的日子。可是地毯廠的一場突發火災把張全明做大買賣的動機燒成了灰。從小在水上長大的張全明決定仍是回歸打魚的老本行。聽白叟們說天津北辰區的華北河還有魚,就雇了一輛大平板車,拉著漁船跟妻子輾轉來到了北辰西堤頭鎮華北河邊,開始了在異鄉的打魚糊口。

    打了半年魚,河里沒水了。船回不了家,夫妻倆也只能守在這里盼天上下雨,盼河里來水。“那會兒無聊的時候就到泵站去玩,順便幫老師傅打打下手。”張全明說當時的泵站人手短缺,崗位上的師傅也上了年紀,他就常常過去幫忙。由于張全明干活不怕臟不怕累也不要報酬,老師傅很喜歡他,把泵站里方方面面的知識和操縱技術都教給他。慢慢的,張全明對泵站里的活計都門清了,還利用業余時間考取了電工操縱證。這樣好的后生誰不喜歡?老師傅就說:“小伙子挺其實的,我跟局里說說,你就留在這里上班吧。”

    堅守換得一方平安

    韓盛莊泵站地處華北河與郎園引河交匯處,肩負著夏季防汛排澇和周邊5萬畝農田年齡澆灌的重要使命。在這個難得見到人影的偏遠泵站,張全明天天早上5點多就起床,檢查機房、查看水位、收聽天色預告、填寫工作記實……

    談起自己的工作,這位不善言辭的淳樸漢子話題當即多了起來。“每年的春灌、秋灌和夏季汛期是最忙的時候,特別是汛期的3個月,幾乎睡不上一個囫圇覺,得隨時看水情,調整水泵。”張全明說,最初的時候,泵站里用的仍是老式的“蝸牛泵”,每次使用前需要先用泥把泵的排出口糊死,抽真空之后才能利用負壓實現排水,并且一個小時就得給機器增補一次燃油,工作強度很大。后來換了新的立式潛水泵,通過電機控制,使用起來才省力利便多了。

    雖說設備好用了,但是泵站的工作量依然很大。站里有11個需要手動操縱開關的閘門,每個都有幾噸重。握著把手搖上20圈,閘門也只能升降1厘米。兩米高的閘門每啟閉一次,張全明都要連續搖上好幾個小時,從早上搖到下戰書,從下戰書搖到深夜。每次開關完閘門,全身汗濕的衣服都能擰出水來。“有一次溘然下了場暴雨,雨下得特別大,他在雨里搖了幾個小時。看他這么干,倍兒心疼!我去幫他搖,他還不干。吼著讓我回屋避雨。他這人就是這樣,吃多大的苦也得把應承人家的事辦好,受多大罪也得先顧著別人。”妻子趙三平說著自己的丈夫,臉上滿是敬重和愛憐。

    治理泵站,有時難免泛起意外情況。有一個汛期的晚上,上游下來的雜草雜物堵塞了進水池攔污柵欄,情況緊急,而專業的打撈職員一時又無法趕到。這閘門一堵,水就排不出去了,當地老鄉辛勞耕種大半年的幾萬畝地就要淹了。張全明記得,他還沒有正式在泵站工作的時候,有一年一場豪雨過后,洪澇排泄不及,有一片幾百畝的棉花全給淹了,棉花地主人跌坐在地頭,號啕大哭。自打成了泵站閘門的守護者,張全明就發誓,毫不再讓老鄉們淚灑地頭,一定要讓附近幾萬畝農田旱澇保收。仗著從小在白洋淀練出的水性,他絕不猶豫跳下去,打撈那堆堵閘門的雜草雜物。他無力再去攔阻妻子,妻子也跳下去了。經由兩人一夜的奮戰,泵站終于恢復了正常運轉。泵站排水通暢了,幾萬畝口糧田保住了。夫妻倆爬上岸就累倒了,連上炕的力氣都沒了。

    平時工作的時候,張全明有四樣東西從不離身:手機、手電筒、塑膠手套、絕緣鞋。“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,由于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溘然泛起情況。”張全明說,不管刮風下雨、白入夜夜,只要一接到上級的排水指示,他就馬上跑進機房,圍著3臺變壓器、3臺水泵操縱柜和10組電組柜忙碌起來。2012年夏天的特大暴雨,導致河道汛情嚴重。“連續半個多月,他每天都在機房那,偶然我頂會兒讓他睡會兒覺。”妻子趙三平說,那場暴雨之后,張全明顯著瘦了一圈。

    因為工作的特殊性,泵站離不開人,15年來,張全明只在父親去世和兒子結婚的時候請過兩次假。2009年,張全明父親得了腦血栓,糊口不能自理。當時正值汛期,在白叟家生命最后的幾個月里,張全明也沒能回去陪伴,只是由妻子回去照料。趙三平說她理解自己的丈夫,知道他肩上責任重不能離開,所以就主動替他回去盡孝。

    15年來,張全明治理的韓盛莊泵站沒有出過一次事故,附近幾萬畝農田旱能澆澇能排。因為工作凸起,不僅泵站每年都被評為提高前輩,張全明個人也榮獲了“打動北辰文明人”、北辰區五一勞動獎章等多項榮譽。說起張全明,北辰水務局和附近村莊的人都豎起大拇指,稱贊他這個外村夫,干起工作來比誰都讓人放心。“守泵站這活兒固然簡樸,但這是個良心活兒,關系著大伙兒的安危和生計,不干好行嗎?”

    為了心中的操守

    1999年,妻子趙三平跟隨張全明從老家來到這里,把10歲的兒子留在了老家。起初妻子負責照看張全明的糊口,后來接替退休的老師傅,也成了一名“守泵人”。從此,兩人開起了“夫妻店”。守泵的工作十分單調枯燥,加上泵站地輿位置偏僻,一年到頭也見不到多少人。夏天還好點,河堤上有人來釣魚,能和他們聊聊天。到了冬天,有時候十天半月也見不到一個人影。在這個寂靜的“二人世界”里,陪伴他們的只有院子里的兩條狗和10多只雞鴨。每隔十來天,夫妻倆會輪流到七八里地外的季莊子村買點糊口用品,借著機會跟村里的人嘮嘮家常。一次就買一大堆東西,店主一見他們就逗:“大客戶來了。”遇上下雪天或者汛期大雨,獨一通往外面的路也不能走了,夫妻倆在泵站一呆就是一兩個月。張全明說,固然糊口單調,但他早已經習慣了。比擬社會上復雜的人際關系,性格耿直的張全明更喜歡現在這樣,“不用琢磨別人,想說啥就說啥,想做啥就做啥,不費腦筋。”

    跟大多數人比擬,夫妻倆的收入并不高,張全明每個月的工資1500元,妻子只有300元的津貼。實在,憑著他打魚能手的身份,想多掙點錢并不難。西堤頭四周水產養殖業發達,養魚戶都知道張全明是捕魚高手,每每趕到泵站請他幫著捕魚,提出天天給200塊錢工錢。但都被張全明婉拒了。“我現在是守泵的,不是捕魚的。守泵固然掙的錢少,可那是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 對于張全明夫妻在異鄉的堅守,兒子張建賓小時候很不理解,也抱怨過父母不照顧自己。長大結婚后,兒子逐漸理解了父母做人的信念,對父母由怨而敬。兒子知道,父母是為一份責任而堅守,他們習慣也享受這份堅守。剛剛過去的這個春節,兒子一家三口從保定過來跟父母在泵站過了一個團聚年,并且允許往后每年都回這里過年。兒子拿這里當成家了,他說父母在哪里,哪里就是家,哪里是家就在哪里過年。

    說起以后的打算,張全明嘿嘿一笑:“沒啥大理想,就算到了退休春秋,只要身體沒題目,還想在這里守下去。”

   
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gjbrp.co/figure_show-16635-1.html
轉載注明:中國泵業網
分享到:
關鍵詞:

資訊熱度榜

广东11选5专业版